【奋头新时代 迎全市两会】用好主导权 把握“小精特”
以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
——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综述

      发布时间: 2020-04-16 09:48:08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李美莹

尊法者强,敬法者兴。赋予设区的市地方立法权,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也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自2015年行使地方立法权以来,市人大常委会把坚持党的领导贯穿立法工作始终,健全完善党领导立法机制,充分发挥人大立法主导作用,紧紧围绕全市改革发展大局和民生需求,主动顺应新形势新任务,不断提高立法质量,累计完成地方立法项目6件,为我市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法制保障。

把握“小切口” 做到精准选题

地方立法是我国立法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在对地方工作实际和发展需求的有效回应,有利于丰富和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在立法的过程中,市人大常委会始终把握地方立法的“小切口”,突出制度规定的针对性,聚焦本地区实际问题,精准做好立法选题,努力做到紧扣中央、自治区和市委的重大决策部署立法,聚焦改善民生和社会治理立法,使地方立法符合宪法精神、体现人民意志。

坚持问题导向。我市地处内蒙古西南部,是国家十四个能源化工基地之一,能源、化工产业是全市主导产业,如何处理好生态环境保护与促进产业发展的关系,成为摆在鄂尔多斯人面前的一大课题。为此,市人大常委会积极行动,按照全国人大、自治区人大关于加强生态文明立法有关要求,聚焦生态环境保护重点领域,在深入调研、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编制完善了五年立法规划,确定的24项立法项目中,13项为生态环境保护项目,占全部立法规划项目50%以上,织密了法规制度的“保护网”,切实用法治力量守护碧水蓝天净土。

坚持民生导向。以立法回应人民群众的关切,是我国社会主义立法的鲜明特征和突出优势。市人大常委会始终把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问需于民、问计于民,立群众期盼之法、立百姓关心之法。饮用水安全牵动人心,我市作为相对缺水型地区,城市供水水源储备不足,农村牧区人口居住分散,在饮用水水源保护方面一直存在短板。市人大常委会立足这一实际,在认真分析供水范围、规模及监管能力等要素的基础上,找准了立法的“小切口”和突破点,制定《鄂尔多斯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真正把群众的“饮水水源”管起来,切实为我市广大群众把好饮水安全的“总闸门”。

坚持发展导向。城市创建一直以来是城市发展的重要工作。近年来,鄂尔多斯市把城市创建作为一项重点,荣膺全国文明城市等荣誉称号,下辖的各旗区也相继开展了创建工作,取得了较好的成果。通过城市创建,在管理体制、工作机制、方法载体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积累了丰富经验。但随着创建成功,一些约束性、规范性标准有所下降,巩固城市创建成果亟待破题。对此,市人大常委会制定了《鄂尔多斯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将实践中广泛认同、较为成熟、操作性强的道德要求上升为法律规范,用法治力量激扬文明新风,引导全社会崇德向善,推进城市创建工作实现常态化、长效化。制定了《鄂尔多斯市园林绿化条例》,持续巩固城市园林绿化成果,对于建设大美鄂尔多斯、品质鄂尔多斯、幸福鄂尔多斯具有十分重要的法制保障意义。

突出“精细化” 做到精当表述

党的十九大提出:要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市人大常委会在立法的过程中,不断探索完善立法机制,把扩大社会意见征集面、群众参与面作为一项重点,牢牢把握立项、论证、起草、审议的全过程主导,持续规范条例的表述,以高质量立法保障和促进高质量发展。

完善立法主导机制。发挥人大及其常委会在立法工作中的主导作用,是加强和改进新时代立法工作、提高立法质量和效率的必然要求。市人大常委会建立了与政府分管领导联动工作机制,全程跟进、主动参与、定期调度,合力抓好调查研究、查找问题、起草审议等环节,变“等米下锅”为“点菜上桌”,既解决“立什么”,又解决“怎么立”,有效提升立法主导的质量和效率。同时,制定了立法工作规程、关于争议较大地方立法事项引入第三方评估工作办法等制度,避免行政管理部门主导的“部门性立法”,严防部门利益法律化,增强立法的科学性和民主性。

主导立法过程管理。调查研究是立法最重要的环节,事关地方立法的质效。在立法过程中,市人大常委会牵头组建专题调研组,坚持精细化、精准化调研,调研前建立问题清单,有针对性地选择调研点,开展“解剖麻雀式”调研,深挖问题根源,汇集解决问题的办法。把准脉才能开对方,在制定《鄂尔多斯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过程中,市人大常委会利用两个多月时间,深入到重要厂矿、关键节点、基层一线,掌握了大量一手资料,为立法奠定了最为坚实的基础。同时,把常委会会议审议环节作为一项重点,提前将法规草案发给常委会组成人员,充分尊重、认真吸纳常委会组成人员审议意见,不断提高地方立法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畅通群众参与渠道。市人大常委会在充分发挥自身立法潜力的同时,注重借助外脑形成合力,制定立法咨询顾问工作规则和基层立法联系点工作办法,聘请常委会立法咨询顾问21名,确定了15个基层立法联系点。同时,在“面对面”“点对点”征求意见的基础上,通过网络、微信等新媒体,开展“键对键”意见征集,全文公布法规草案及说明,有效扩大意见征集的覆盖面。“在《鄂尔多斯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制定过程中,我们公开向网络征集10个领域30项不文明问题,更好地听取各方面的心声,努力使立法更合民意、更切实际、更接地气。”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靳锐说。

体现“特色化” 做到精准规范

能否做到因地制宜、彰显特色是检验地方立法能力水平的试金石。地方立法特色越突出,针对性越强,就越能解决实际问题,法规的实施效果也越好。市人大常委会始终聚焦“有特色”,突出地方性、体现差异性,形成了符合地区实际的立法工作模式。

突出补充延伸效用。生态环境保护是全国人大、自治区人大要求立法的重点领域,在制定《鄂尔多斯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过程中,市人大常委会重点就“责任落实”和“促进保障”进行了补充延伸,条例第二章、第四章分别就政府、相关部门及行业主体责任进行了明确,并规定了具体的监督考评措施,通过明确的责任体系着力构建污染防治工作合力;条例第三章,结合鄂尔多斯市实际,细化了影响大气污染防治的矿区、工业、移动源、扬尘、燃煤和其他污染防治等具体内容,做到了对上位法留下的“空隙”进行拾遗补漏,形成了比较完备、具体特色的法律保障体系,为地区打好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起到了强有力的推动作用。

突出基层首创效用。《鄂尔多斯市农村牧区人居环境治理条例》是自治区首部农村牧区人居环境治理条例,在条例制定初期,市人大常委会经过广泛深入的调研,初步梳理全市农村牧区人居环境治理中的13项问题,在没有上位法指南的情形下,常委会相关工作委员会带着问题,赴外省考察学习,经过反复调研、论证,发现农村牧区人居环境治理中需要解决的问题众多,不可能只靠一部法规来解决所有的问题,而垃圾污水处理、农业面源治理和村容镇貌管理是鄂尔多斯农村牧区人居环境治理的重中之重,条例最终以这几个方面为突破口,分别作出了规定,用法律的形式把农村牧区人居环境治理工作进行了规范,切实体现了地方特色和立法亮点,为助力乡村振兴、建设美丽乡村提供了坚强法治保障。

突出规范促进效用。促进型立法是近些年出现的一类法律法规的概括,重在促进、引领、倡导某一事项或者事业的发展。在《鄂尔多斯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的制定过程中,由于条例中存在诸多鼓励性、倡导性条款,且约束性、禁止性条款不够硬性,导致一些意见认为法规缺乏强制性,效果不明显。为了妥善解决这一问题,市人大常委会在认真研究上位法的基础上,结合线上、线下征求意见时,群众反映突出的车窗抛物、开车接打电话等60项不文明行为,对上位法有明确规定的条款,有重点地作出承接,有效回应群众重大关切。同时,条例中创新设立了“以役代罚”条款,规定不文明行为人接受处罚时,可通过申请参加社会服务折抵相应处罚,切实发挥教育引导、警示惩戒的作用。

下一步,市人大常委会将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紧盯地方立法5个重点领域,在党的领导下,切实发挥好人大立法主导作用,着力立良法、立好法、立务实管用之法,确保使地方立法由“有法可依”向“良法善治”跨跃,切实为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贡献力量。

(记者 白杨)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