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伐木,大兴安岭一样可以成为金山银山

      发布时间: 2020-07-05 20:32:00       来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 包雪

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每年增汇量约为4000万吨,如果按每吨30元价格计算,林区每年固碳贡献价值12亿元以上。

目前,我国林业碳汇交易方式、交易规则、交易风险管理、交易争议处理等一系列事务“无法可依”,制约林业碳汇交易发展。

内蒙古大兴安岭绰尔林业局大黑山瞭望站远眺 刘磊摄

“真是没想到,空气还能卖钱。”内蒙古图里河林业局林场工人王宝新激动地拿着手机给《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看,内蒙古大兴安岭国有林区接连完成多笔林业碳汇交易的消息“刷爆”了他的微信朋友圈。

自从2015年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我国最大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国有林区在转型发展探索过程中,积极开展林业碳汇交易创新实践。

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管理局碳汇办公室主任包国庆告诉记者,林业碳汇是指通过植树造林、加强森林经营管理和恢复森林植被等行动,增加森林储碳能力,将经核定的减排量挂牌出售,控排企业或单位通过购买碳减排量来抵消其工业碳排放的过程。

碳汇交易,可以提升森林生态效益,增强林区增汇减排功能,带动林区经济转型;更为重要的是,相关地区还可利用林业碳汇增量抵消工业排放,为工业发展创造空间。

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每年增汇量约为4000万吨,如果按每吨30元价格计算,林区每年固碳贡献价值12亿元以上,目前林区实现碳汇交易191万元,碳汇交易的一小步,是“绿水青山更是金山银山”实践的一大步。

潜力巨大的“金山银山”

全球气候变化,关系着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是当今国际社会最为关注的生态环境问题。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源(减排)和增加温室气体吸收(增加碳汇)是国际公认的减缓全球气候变暖的主要措施。

近年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充分发挥自身自然资源优势,紧跟国家步伐,在国有林区中率先积极开展林业碳汇研究和试点工作。2014年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就成立了碳汇工作领导小组,取得了国家级林业碳汇计量监测资质。之后在绰尔、乌尔旗汉、根河、克一河、满归、金河6个试点林业局,分别合作开发了国际、国内不同标准的林业碳汇项目。

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面积8.37万平方公里,活立木总蓄积10.33亿立方米。“按照每增长1立方米蓄积,森林平均吸收约1.83吨二氧化碳计算,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碳储总量约为18.9亿吨,目前林区每年增汇量约为4000万吨,是我国最大的‘碳库’,也是潜力巨大的‘金山银山’。”包国庆算了一笔账,即便只考虑林区碳汇年增量,如果按每吨30元价格计算,林区每年固碳贡献价值12亿元以上。

“内蒙古可利用林业碳汇增量抵消工业排放,为工业发展创造空间的同时还可推进区域内碳汇经济发展,林区也可由此提升生态建设资金的‘造血功能’。”包国庆表示。

在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管理局党委书记陈佰山看来,林业碳汇是实现林区转型发展的重要途径之一,也是生态效益转化为经济效益的一次有益探索,还是依托国家碳减排体系和跨区域生态补偿机制,破解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有效手段。

碳汇交易“破茧”

2015年,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国有林区改革提上议事日程。同年6月,我国发布《强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国国家自主贡献》,将增加森林碳汇作为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三大目标之一,确定到2030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至65%,森林蓄积量要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左右。

“作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主力军、国有林区改革的试点单位,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有能力肩负起应对气候变化、增加森林蓄积的历史重任。”陈佰山说,全面禁伐之后,林区主要依靠政策补贴,但同时也在积极探索各种市场化补偿方式,比如发展林业碳汇交易等绿色产业。

2017年12月18日,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管理局绰尔林业局与浙江华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通过中国林业碳汇交易试点平台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完成一笔金额为40万元的林业碳汇项目交易。

这是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第一笔林业碳汇交易,标志着内蒙古大兴安岭生态效益转为经济效益迈出重要步伐,也标志着昔日因拥有完整的森工产业而被称为“林家铺子”的森工企业踏上转型之路。

此后,绰尔、克一河林业局又连续完成共5笔林业碳汇交易,总交易额达191万元。此外,林区共开发储备国际国内标准林业碳汇项目9个,总面积15.6万公顷,预计总减排量4855.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这几笔林业碳汇交易看起来是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在林业碳汇管理上迈出的一小步,实际上在促进生态产品交易、生态产品市场化、货币化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绰尔林业局局长宋永利说。

四大堵点待破

我国早在2011年就确立7个省市进行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但与欧洲成熟碳市场相比,我国林业碳汇交易仍是新生事物,从注册登记到市场交易,从法律法规到体制机制,仍有多个堵点难题亟须打通:

无天然次生林碳汇核算方法学,优势无法兑现。包国庆感慨,尽管林区碳汇交易潜力无限,但因为目前备案的国内林业碳汇项目方法学中,暂无天然次生林碳汇项目方法学。这意味着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只能在5%的人工林中开展碳汇项目开发,剩下95%的天然林尽管也包含了抚育、防火、病虫害防治等经营管理活动,即存在林业碳汇所要求的“额外性”,但无相关核算方法学,尚不能开展碳汇交易。

国内市场活力不足,尚未建立全国自愿减排机制。2017年,由于机构改革等多种原因,我国CCER(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方法学、减排量等申请工作宣布暂停,至今仍未启动,这影响了国内林业碳汇交易的规模和数量。绰尔林业局资源管理处党支部书记于世平介绍,大兴安岭林区实现的5笔碳汇交易也只能通过VCS标准(国际自愿减排核证标准)的项目形式开展交易。同时,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目前只有电力行业纳入强制减排市场,其他行业没有强制减排任务;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只允许配额交易,尚未启动抵消机制,这造成了除试点省市以外碳汇市场交易活力不强。

开展林业碳汇交易没有可参照的法律依据。2015年,国家发展改革委起草了《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草案)》,目前尚未通过。2019年,生态环境部发布了《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目前也未通过。所以,林业碳汇交易方式、交易规则、交易风险管理、交易争议处理等一系列事务“无法可依”,制约林业碳汇交易发展。

碳金融仍处在探索初创阶段,林业碳汇人才匮乏。包国庆介绍,目前市场上开发的碳资产质押、碳债券等碳金融创新产品数量少、规模小、服务不成熟,碳金融与碳市场目前尚未形成相辅相成的良性互动局面。同时,林区从上到下的碳汇专业人才寥寥无几。在试点林业局,许多林业碳汇交易项目几乎是花钱外包做下来的,整个林区能做项目设计文件的人才屈指可数,林区亟须培养专业碳汇人才。

(丁铭 张洪河 王靖 朱文哲)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