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蒙古马精神 育新机 开新局 谱新篇】“村民说事”说出善治和美

      发布时间: 2020-07-08 10:13:20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李美莹

在准格尔旗,“有事,坐在一起好好说”已经成为了当地群众的口头禅。几张桌子围成一圈,大伙围坐一起,从说事、议事,到办事,村镇干部全程倾听村民呼声,全面回应村民期盼。这项看上去质朴、实则凝聚群众智慧的做法,在实践中受到了广泛欢迎。

2019年9月,准格尔召镇铧尖村敖氏堂姐弟之间因山林土地权属问题引发纠纷,一直以来争议不断。然而,今年6月份的一次“村民说事会”,让这起纠纷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扭转乾坤的正是准格尔旗推行的“村民说事”制度。

“土地权属纠纷涉及金额比较大,一方面我们走访了双方当事人及村社了解情况的村民,掌握了纠纷的事由经过,通过调查取证,制定了调解方案;另一方面对双方当事人宣传法律,以和为贵,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做耐心细致的思想疏导、劝解互谅工作,最终,亲情的力量战胜了对利益的争夺,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事情得到圆满解决,准格尔召司法所所长刘爱萍言语中透露着喜悦。

近年来,准格尔旗不断探索创新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在广泛学习、考察、调研的基础上,充分借鉴新时代“枫桥经验”,不断创新“旗、乡、村”三级矛盾纠纷大调解机制,建立了“村民说事”制度。

2019年8月,准格尔旗在农区、矿区、人口集中区先行启动了5个试点开始实施“村民说事”制度。给村民一个争理说事的平台,让干部和群众直接对话,疏通人心。一开始,有的村说事会上争吵不断,村民讲出来的多是质疑和抱怨,但只要干群能公开平等对话,村民话能多说了,气也就顺了。干群共同直面矛盾和问题,相互理解、信任就多了。几个月下来,依靠“村民说事”,与村民们生活相关的日常琐事畅通了解决途径。

来自基层鲜活的经验逐步通过建章立制,转化为“接地气”“惠民生”的长效机制。2019年底,“村民说事”制度在准格尔旗197个嘎查村社区全面推广,全旗已建立村民说事室179个。

如今,村民说事已是准格尔旗乡村治理的重要法宝。村民敞开说村事、热心议村务、协力办村事已经成为乡村治理的日常场景。除了村民有大小烦难随时可以说,准格尔旗实行每周“听一听”、半月“碰一碰”、月底“议一议”。各嘎查村社区每周固定一天为村民说事日,由村“两委”值班干部受理村民说事,并登记造册;每2次村民说事日后召开1次村级合议会,由村党支部书记组织村“两委”及监委班子成员,合议研究村民说事日未答复解决的问题;每月月底召开1次村民说事会,由乡镇包村领导或村党支部书记组织村民说事室组成人员、人民调解员、律师、当事村民及相关人员,集体协商研究村级合议会未答复解决的问题。能够形成统一解决意见的,当事人签字确认并通过矛盾调处中心司法介入固化下来。无法调处的上报乡镇、乃至旗级层面相应机构或导入司法程序解决。

自“村民说事”制度运行以来,化解各类矛盾纠纷513件,特别是一批“压箱底”的矛盾纠纷得到了集中解决。

在村民说事会上,村民不仅可以说矛盾纠纷事,还可以说利益诉求、集体评议、意见建议等与自己、与村庄相关的任何事,力争让村民说出发展、说出和谐、说出稳定、说出廉政。通过说事,让村务管理更加阳光,消除群众对干部的质疑,让干群关系更加紧密,让干部能够甩开膀子,把更多的精力用于服务群众、推动发展,着力形成“有事要商量、村民能当家、干部善干事”的村民自治路径。

刘爱萍直言,“村民说事”不是给我们“添堵”,而是给我们“疏堵”,更有效落实我们肩上的责任。

“说”是起点,以村民说事会为主要形式,通过固定日子集中说,让群众充分表达意见和诉求;然后是“议”,遇事多商议,发挥集体的智慧,商议对策;再次是“办”,有事马上办,村事大家办,确保事事有回音、件件有着落。“想说什么事都能说”“村事大家办”,坚持村民主体,让大家充分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保障村民的参与权、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是“村民说事”制度的重要价值。无论大事小情,到说事会上敞开说、明白说、痛快说,已经成了准格尔旗村民的一种习惯。

“以前,我们有了难事儿,不知道给谁说、说了管不管用、有没有人给办。如今,我知道朝谁说了,村干部敞开听我说、还帮我办,真挺好!”准格尔旗沙圪堵镇长胜店村村民马来顺说。

马来顺的话正道出了“村民说事”制度的初衷之一。村民说事真正让村民遇事有说处、说了有人管,让矛盾纠纷能解决、村务决策更阳光、干部干事无顾虑。

马来顺讲述了他之前与邻居发生过的不愉快。2019年4月的一天,邻居孙军请马来顺到家帮忙杀猪,在帮忙过程中,马来顺左腿被猪撞骨折,双方因赔偿问题产生纠纷。马来顺要求孙军支付医疗、误工补贴等共计四万多元。而孙军家是2018年因病致贫的贫困户,虽于当年年底实现脱贫,但生活过得并不富裕。因双方赔偿金额意见差别较大,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经过了“听一听”“碰一碰”,事情提交村民说事会协商研究。在大家的开导劝解下,最终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孙军支付马来顺现金1.5万元,剩余的给马来顺盖棚圈。

“在‘村民说事会’中,我们畅所欲言,各级领导干部坦诚讲解,顺利解决了难题。感谢各级领导干部,因为我们两家的事儿一直在奔走,把问题解决在家门口。虽说有过分歧,但现在我们两家的关系依然非常融洽。”孙军的爱人王俊霞告诉记者。

让村民点赞的背后,是村级治理能力的进步。在长胜店村,“网格化治理”与“村民说事”互为支撑,37名网格长、37名网格员包231户常住村民。像马来顺这样,遇到难题第一时间就可以向网格员反映。

“村民说事的过程,就是听民声、问民计、解民忧的过程,通过村民说事,解村民最烦的事、抓村民最难的事、做村民最盼的事。围绕涉及自身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开展广泛对话,努力形成共识,创建一种有效的人民群众参与管理和治理的机制,把有事好商量落到实处。”准格尔旗委政法委副书记樊永欣介绍,“开展村民说事、协商议事、矛盾调解、民主评议等工作,同步引入司法确认程序,畅通以自治增活力、以法治强保障、以德治扬正气三大功能的服务‘快车道’,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

嘎查村社区设立村民说事室的同时,以司法介入为后盾,由基层法庭牵头设立嘎查村矛盾调处中心,苏木乡镇街道综治中心牵头设立乡级矛盾调处中心,旗委政法委牵头设立旗级矛盾调处中心,将村民说事不能解决的问题,逐级引入司法渠道解决,用法律强制执行权力为“村民说事”制度提供后盾,保证了调解协议的执行效力。截至2020年5月底,共受理矛盾纠纷1322件,调解成功1059件,调解成功率达80.1%。

在推广“村民说事”制度的同时,以网格治理为辅助,推动实施网格化服务管理,将网格触角延伸到小区、楼院、企业、市场、村民小组。全旗共划分网格2060个,配备网格员2622名,开展信息收集、矛盾化解、治安防控、便民服务等工作。实现了哪里有群众、哪里有矛盾、哪里有隐患,哪里就有网格员,形成了责任明晰、运行高效的大联勤、大联动治理机制。

薛家湾鹏泰物业公司副总经理张世忠坦言,拖欠物业费的现象并不鲜见,以前不得已的时候只能走司法程序,自从有了“村民说事”,我们可以与业主面对面心平气和地把问题说出来,还有专业的调解人员帮助处理,既解决了问题,又融洽了业主与物业之间的关系,还节约了司法资源,真是一举多得。

伴随着“村民说事”制度的推广,村里的大事小事变得公开透明,村民对村里的发展也充满信心和干劲。从最初的说纠纷、说抱怨到现在的说发展、说建设、说理念,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的体系正不断丰富“村民说事”的内涵。(记者 武文玲 王曾 李慧来)



友荐云推荐